人类赞歌。

跟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杀手一起写的100问,断断续续零零散散写完了才整理出来,刚好最近没有什么粮就自给自足吧(?)

私设有,时间线混乱


1 请问您的名字?

L:龙崎。如果要问问题那么就要做好结果不是自己的预想的准备,出题者如果是某个上帝视角的存在那么也不会不知道我的真名吧,它会跟着我一块被带进坟墓的。

K:夜神月。你越说我倒是越好奇了……嗯,希望能活到你在我面前没有秘密的那一天。

2 年龄是?

L:整整比月君年长7岁哦。

K:如果是真的,那么还挺让人惊讶的……我是完全看不出来啊。虽说你可能并不在意,那么就当做是我自己的意愿,我选择不透露吧...

L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5555555

特别鸣谢是莫哥,感谢她指导并修改完草莓跟嘴,啵啵

摸一下赤皇 应该是年轻的时候(?)红红的真的很讨喜

入坑四五年这对粮依旧少的不行,只好自割腿肉产粮(。)

ABO(性征明显(?) 非战争时期设定 无剧情pwp 私设如山 

dirty talk/rough sex/强*暴


🚫慎入🚫


无言今天心情很糟糕。


轮到自己夜巡的日子总是令人不快,牺牲自己的游戏时间去勘测根本不存在的敌情本就是无关紧要之事,而比较乐意于掌控时间的自己却格外厌恶这个日常活动。特别是在那起初就一直萦绕在鼻尖的香气,不依不挠地瘙痒着自己的感官神经的时候。

无言并不想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Omega半夜在几乎近郊的小村庄瞎晃悠,还丝毫不在意暴露自己那身信息素,但转念一想,...

她要喧宾夺主吗?

手指摩挲餐盘光滑边缘以及指尖无规律碰触盘面无意识间表现出些许窘迫,嘴唇蠕动斟酌用词试图寻找合适的修辞来挽留她并尽量不用过多赘述自己与母亲的关系。只见对方后退两步腾出足够空间,下意识接洽上对方向前小迈一步,略带疑惑地挑动眉梢视线闪烁不定并不情愿去思考她话中的含义,颔首眉骨在眼眶处投下一圈阴影。

不,不,不。我厌倦被母亲所掌控的日子,我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对她唯命是从,受欺负只会哭着跑回家向她哭诉的男孩了。母亲的面孔与面前金发女人的相叠加产生重影,而这让自己的记忆如同黑白放映机,不必加以触碰便开始自动吞吐着黑色底片。母亲被塞满木屑的枯瘦双手紧紧扼住自己的脖颈让自己变得像只垂死挣扎的脱...

拿着枪,对准一个男人,另一只手取走他的钱包,打开驾照,
“XX,XX街XX号。……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反正你要死了,你想要干什么?”
“兽医。”
“很好,现在滚回去。一周后我会来检查的,看你是不是真的干了兽医。如果不是,我就崩了你。我知道你住哪儿,你的家人。”


被安全带绑在副驾驶座上,车流汹涌的公路上一路逆行,油门踩到底,迎着对面来车冲上去,不避不让,车灯光打在你脸上,能看到对面车里司机的惊恐表情。
在死之前,你想到什么?

这部电影的男主简直就是Tate的童年啊————!!太可爱了,不仅长得挺像,性格也很像……

电影名叫《深度入侵》一部很冷门的片子……我从头刷到尾弹幕除了刷姐姐各种就没有人想到美恐吗(。

男孩叫欧文,是个缄默无言的狂暴症孩子,全片一句话也没说就只有最后负伤叫了几声……

这么一想,小孩在鬼宅遇到一个和自己长相相似的大哥哥(?)玩着只有两个人才懂的杀人游戏。他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和自己交流的人。

反社会鬼魂和狂暴症男孩的故事(……

没人吃安利吗????!!



你看他还嘟嘴!



这个侧脸啊啊啊!



这个金毛儿的背面我截了好久,还好是比较清晰的那种



这一段他动作挺快,持续时间也比较短,截了半天依旧...

私设有*   S5Mr.March/S1Tate.


“今天似乎有些奇怪?”

“在这个鬼地方我不认为有什么是正常的。”

“或许是因为今天是万圣节。”

“谁知道呢。”


今天的64号房间有些不同。

对于旅馆里的鬼魂们来说,没有什么时间上的限制,早晚的区分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但特殊的日子对特殊的人,总会有什么不同。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

Mr.March喃喃自语着。床头柜的台灯灯罩被换成了南瓜头,上面刻着“EVENING"的痕迹。那划痕干净利落,没有留下什么毛毛躁躁的边角。它旁边还搁着几颗糖果。

Duffy?那个年...

人类赞歌。

无聊且无趣
一只在寒温带捞鱼的北极熊
自割腿肉圈地自萌

© 人类赞歌。 | Powered by LOFTER